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被覆线路 >

父亲这个勤劳的胖子

归档日期:11-25       文本归类:被覆线路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父亲的鬓角又增添许多白发,皱纹也密了,双腿更加蹒跚。从年迈的父亲身上,让我再一次深刻体会到时间的无情。我们越长大,父母就越年迈,我们能够陪伴他们的日子还剩多少呢?

  父亲年轻的时候在村子里算是个数一数二的胖子。但他是个勤快的胖子,夏天里烈日炎炎,别人都在村头树荫下纳凉,父亲却独自扛着锄头下地了,他总把自家的田地打理得没有一根杂草。他常说:“人勤地不懒。”一家人一年的生计就靠那几亩薄田的收成,而一年收成的好坏就靠着父亲手里的那把锄头。

  早上,当别人刚刚睡醒或起床不久,父亲已给家里的山羊割回来一筐沾着晨露的嫩草。农忙过后,他就会出去打一些零工,譬如和村里人一起到北京的建筑工地上搬砖和水泥;到郑州的街头等一些“装卸工”的活;或者就在附近找一些修桥铺路的活计。这么风吹雨淋、不辞劳苦地劳作,他的目的就是补贴家用,让拮据的日子稍微过得好一些。

  等到实在没事可做的时候,父亲依然不识闲。他会利用冬天到来之前的一段日子把院墙拾掇拾掇。那时候条件有限,一般家庭都买不起红砖砌院墙,但父亲会把自留地里的土拉上几架子车先堆到院子里,然后拌上麦秸秆和成泥巴,砌成城墙一样高大牢固的院墙。在寒流到来之前,他果然就凭着每天的起早贪黑把围着院子的长长的院墙砌起来了。

  父亲几乎胖了一辈子。眼看着老了却突然暴瘦下来。能够瘦下来本来也算好事,但在父亲身上,却是因为一场迄今为止医学上尚未攻克的“消渴症”,也就是我们俗话说的糖尿病。短短一两个月父亲里就瘦了三四十斤,两腮深深凹进去,失去了原有的红润光泽。尿急尿频的他通常一个晚上要跑十余趟厕所小便。那段时间适逢故乡的严冬时节,父亲冻得瑟瑟发抖,又因频繁地如厕导致通宵不能眠,身体当然吃不消,健康状况一落千丈。还因为并发症的缘故眼睛也开始模糊不清,几近不能辨物。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父亲依然坚持不去医院就医,心存侥幸:忍一忍也许就好了。原因就是他一辈子勤俭节约惯了,怕去医院花钱,怕拖累儿女。我远在深圳心急如焚,一遍一遍地往家里打电话,好说歹说劝父亲去医院,可他就是不听。最后,我不得不让妹妹带他到县医院去找我一个当医生的高中同学,父亲这才妥协去了。父亲确诊为糖尿病后吃药很快稳定下来,但从此身体再没有胖起来,也从此再没有断过药。

  去年年关,他去澡堂子里洗澡,因为腿脚不灵便,在贴满瓷片的光滑的地板砖上摔倒,下巴磕在浴盆沿儿,导致牙齿松动了两颗,膝盖一片淤青,很久才好。这件事父亲也一直没在电话里告诉我们,就是怕我们担心。

  去年春节过后,还是春寒料峭的时候,父亲的双腿无故不能动弹。去镇医院细致检查了一遍,却没有查出一丝一毫问题来,吃着医生开回来的一堆药也没见效。最后经人介绍去隔壁村寻一个老中医,扎了一周的针灸,终于好了。

  今年芒种的时候,豫东平原上的麦子熟了,家家户户忙着收割。我往家里打电话,没聊几句,父亲便说:“院子里的桃子可以吃了,可惜你和你弟今年又都吃不了。”语气里饱含遗憾之意。

  我当然懂得父亲的意思,他是在为因我们常年在外看不见我们的人生缺憾而感慨着。

本文链接:http://ascouriers.com/beifuxianlu/8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