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被俘 >

王定国曾致信 要求政府为西路军士兵平反

归档日期:12-03       文本归类:被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83年70岁的王定国决定重返河西走廊,她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40多年前流落在当地的西路军战友们,在中共党史上很长一段时间里对西路军有明确的结论,一支执行了张国焘错误路线的军队,那些因为失败而散落在当地的西路军战士们,在建国后不仅没有任何名誉和待遇,在历次的政治运动中更是遭受了种种非人道的迫害。

  曾子墨:1983年70岁的王定国决定重返河西走廊,她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40多年前流落在当地的西路军战友们,在中共党史上很长一段时间里对西路军有明确的结论,一支执行了张国焘错误路线的军队,那些因为失败而散落在当地的西路军战士们,在建国后不仅没有任何名誉和待遇,在历次的政治运动中更是遭受了种种非人道的迫害。而王定国却坚定地认为,无论成败,那些红军老战士们对革命事业是有过功绩的,不应当就这样被埋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下。正因为她的不断努力,人们最后才得以拨开尘沙,重现那些红军战士们值得世人敬重的尊严。

  解说:1933年10月,张国焘的红四方面军解放了王定国的家乡四川营山,王定国发动各家各户的女孩子参加这支军队,她们随即组成红军中声威赫赫的妇女独立团。

  王定国(原西路军文工团团员):好多跟着跑,我们四百多人闹出来,那些人跟着我跑,后来我当营长啊,18岁,17岁,我开始就感觉到,只要是,只有才能救妇女,妇女,才能大家平等自由。

  解说:在率领中央红军经过长征到达贵州后,红四方面军大张旗鼓欢迎中央红军的到来,为了加强宣传工作,平常爱唱爱跳的王定国被组织上调到文工团,然而喜悦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张国焘和却在北上和南下的问题上发生了意见分歧。

  王定国:主席就说我们要北上,北上,那个什么,张国焘说北上就吃不成饭,人太多,因为什么到北上去,根本没有粮食。后来就是有些意见,大概统一不了嘛,就各走各的,那没有别的。

  解说:张国焘率部南下另立临时中央,在南下遭遇极大困难的时候,不得不率部北上,红四方面军两过雪山,三过草地,这让张国焘和他的部队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

  谢飘(王定国之子):你第一次过雪山草地的时候,路上还能找点野菜什么吃,来来回回几次以后什么东西都找不到了。她自己讲,在雪山上冻掉了一个脚指头,我说怎么会冻掉,她说反正是脚已经在雪里头走得已经木了,她说也没有鞋了,就是拿着布裹着脚就走了,然后那个脚指头呢,拿手指头一掰啪就掉了。

  王定国:哪里休息就演出,当啦啦队,又活跃,搞得好,人家有点力量,往上爬,我就上不来了,当然累啊,累怎么办?累你也得走啊,你累,死了就完了啊。

  解说:处在劣势的张国焘,不得不接受提出的西渡黄河,打到新疆,打通国际路线的计划,他们组成西路军西征,随即遭受盘踞在黄河以西的马步芳等地方军阀的强力阻击,在被派往红九军总部的路上,王定国等人遭遇马步芳部队。

  洪炉(原解放军报记者):总部眼看着就被敌人包围上了,后来是派另外一支部队把敌人引开,那哪个部队都调不动敌人,也不知道谁出了个馊主意,让妇女团上去,这妇女团一上去,马步芳的人拖光膀子抓女,谁抓到就谁的。

  解说:王定国最终难逃厄运,她和战友们被集体押往马步芳的俘虏营。敌人呢就是把身体好的留下,把那看着有病,残的,干不了活的,就把她弄死,他们就把她弄到那个,一人一刀,就推坑里头。西路军剧团的导演是知识分子,长得也好,又有文化,是不是,她越是这样的人啊,越是倒霉。她被那个,被俘了以后,就是那些当官的,先得玩儿她,玩她,这个玩儿厌了把她扔了,又换一个。

  解说:白天不见太阳,夜晚不见月亮,房阴森森,人孤零零,只有豺狼把牢房。多年后回忆起被俘的境况,王定国写下了这样的诗句,一贯将战俘斩首活埋的马步芳,意外的发现妇女团中有一批能歌善舞的文工团员,他决定将她们扩充到自己的集团,为马家军演出。身为文工团员的王定国这才得以死里逃生。

  王定国:我们是万里长征民族的英雄,雪山草地,长江黄河,一切天险奋勇,因为青海的马步芳说,哎还有跳舞的留着留着,就没杀,其他都杀掉了,杀掉了,我们留着了,留着了怎么办呢?搞了个四合院给我们住下,住下让我们就在那里自己做饭。

  解说:文工团就这样在马步芳提供的住所住了下来,王定国他们表面上给马步芳演出,暗中展开了一场秘密的自救行动。

  王定国:那个时候白崇禧,白崇禧那个时候到青海来,说是,啊,那个马步芳嘛,就说,想办法演个戏给白崇禧看看,是吧,白崇禧去了,党文秀跳舞的时候,一下把鞋打在白崇禧那个茶桌,杯子都给他打掉了,把他吓得跑了。

  解说:一天王定国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有人在俘虏的队伍中看见了张琴秋,张琴秋曾经留学苏联,当时担任西路军总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也是政委陈昌浩的妻子。此时的她化名苟秀英,而马步芳正以一千大洋四处悬赏缉拿她。

  洪炉:她那个时候刚生孩子,就是在这个战斗中间生的孩子,所以呢孩子嘛就是生下来就死掉了,就扔了,她自己又失血啊又什么的,就是人瘦弱,她就,她就自己抹的脸上锅灰啊,她说我已经40多岁了,就给,就是只会做饭。王定国开始和张琴秋秘密接洽,着手将她从危险的战俘营中转移到剧团内部。

  王定国:就想个办法,就说我们这些孩子煮不熟饭,小孩嘛,要个岁数大一点的,她比我们大,想有个做饭的,这样子就把她要来了。就是说好了她叫苟秀英,不要暴露。她化了装,人家不知道,所以没找着她,咱们悄悄就把她送走了。

  解说:为了营救更多的战友,王定国要求去了张掖的福音堂医院做护工,在这里继续掩护和转移西路军战友。

  洪炉:他听说监牢里头有一批也是被俘的红军,她也闹不清到底是哪些人,她已经在那个医院里算是护士了,她就到那个监牢去探监。

  谢飘:人家就问你找什么人,她说我找我舅舅,人说你舅舅姓什么,她说因为我妈外婆家姓李,说姓李,那个兵就跑进去拉拽出一个人来,他姓李,是不是你舅舅,我妈一看那就是刘瑞龙,刘瑞龙他也正好改姓个李,找出来了。

  解说:王定国的营救行动最终引起了马步芳警觉,同时也引发了中共高层的关注,1937年7月17日,派谢觉哉作为的代表进入甘肃南兰州八路军办事处,刘瑞龙,魏传统等一批西路军负责干部,经王定国和兰州八办的联系,秘密经兰州、西安、返回到延安。在谢觉哉的帮助下,王定国也找到了一个机会回到了兰州。

  王定国:走到哪里,走到,先到兰州,到兰州,我说在兰州,中央成立办事处,就说你不要回来了,那边还有人,你在那儿住着把那些人接回来。所以我就住下,在兰州住下。

  他们那个机要科写个条子,写一百多条,就回到那边去,就到那个高台呀,永昌啊,那些地方,把些条子送出去,出去了先找到路,18集团军,成立了个18集团军,在甘肃迎接你们,你们赶快回,在南滩街54号找我,就行了,我去在那里等着。

  大概住这儿差不多快一年吧,回来三千人,把条子送出去,一个传一个,一个传一个,都回来了。那人到我们那来了,一敲门,敲三下,找王定国,他就找着。

  解说:王定国后来回忆说,这幢房子里面地上都睡着被营救回来的西路军将士,最多的时候,在这个小院子里,一晚上住了120多人,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西路军21800人在河西走廊上几乎全军覆没,仍有大量西路军战士流落在河西走廊上等待组织上的救援。

本文链接:http://ascouriers.com/beifu/9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