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被俘 >

朝鲜战争血腥绝密事件:被俘志愿军相互割人皮

归档日期:11-29       文本归类:被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文章摘自:《十四家》作者:陈庆港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版次:2011年8月第一版

  1951年3月,李建堂跟着部队过了鸭绿江,抗美援朝。朝鲜战场的那些日子,是李建堂最难忘的时光。

  一天,李建堂所在部队接到迅速后撤的命令,但还没来得及撤,四周的枪声就像炸了锅似的响了起来。原来部队已经被敌人包围了。李建堂所在部队丢了制高点,被敌军的炮火压缩在一个小山沟里。这时,粮食和弹药都光了,李建堂和战友们又饿又冷,挤在一起浑身发抖。敌人的飞机在头顶上来回飞着,向下喊话,要志愿军投降。李建堂想:部队的作战纪律里有“决不当俘虏”这一条,别说投降,就是被抓住都不行。他已做好了死的准备。

  李建堂记得那天是1951年5月27日,他一辈子再也没有忘记过这个日子。从此,李建堂开始了苦难的战俘生活

  有一天从报上知道敌我双方正在谈判,还说双方要交换战俘。听到这个消息,所有的人都高兴得热泪盈眶,他们在帐篷里跳啊蹦的,像孩子一样,觉得终于要熬到头了,终于可以回国了,可以回家了!那些天里,战俘的脸上总挂着笑容。大家已经看到了希望。

  就在知道这个消息不久后的一天夜里,李建堂醒来后听到一阵可怕的呻吟声,这呻吟声像是来自地狱,从深深的墓穴里传出,它被厚厚的土层压抑着,模糊不清,但却令人惊心动魄。李建堂就下了铺,溜过去看。李建堂看到几个战友正死死地按住铺上的那个人,一个战友在手电灯光下用刀片慢慢地割铺上那个人身上皮。那呻吟声就发自铺上那个人的嘴里,他的嘴里被塞着衣服,血哗哗地从他身上往下淌。李建堂差点惊叫出声来,他急忙回到自己的铺上躺下。那呻吟声变得更加的可怕。李建堂用毯子蒙住了自己的头。

  还是在刚刚进入战俘集中营不久后,敌人就开始对被俘的志愿军战士做“转化”工作,还强迫每一位战俘写血书,保证:志愿去台湾。对那些不愿意接受“转化”的志愿军战俘,敌人就对他们实施各种各样的残酷虐待。敌人强迫李建堂写血书,要求他保证去台湾。李建堂死活不写血书,也不同意去台湾。见“转化”不了李建堂,一天敌人就叫来几个人将他按住,扒了他的衣服,先用毛笔在他后背写上“抗俄”、“杀朱拔毛”几个黑字,又在他的胸口上画上“青天白日”图案,然后用针在字和图案上一针一针地刺,刺完了后背,又刺前胸,墨色和血一起渗入到皮层下,这字和图案就进到了肉里,慢慢长在身体上,永远褪不了了。当时,几乎所有不接受“转化”的被俘志愿军战士身上,都被敌人刺上了这样的字和图案。身上带着这样的东西怎么能回国啊?大家起初都在为这事苦恼,不知该怎么办。后来就有人提议说干脆用刀把它割下来。这时,就有人站出来说:“好,就拿我来先试验吧。”没有别的更好办法,只有这样做了。战俘们就开始在晚上悄悄地互相割皮,他们将身上被刺上字和图案的皮肤一整块一整块地割下来。

  第二天夜里,那可怕的呻吟声再次响起。李建堂躺在铺上浑身汗淋淋的,他身上刺着字和图案的地方,火燎似的发烫。李建堂个子大,身上被刺的字和图案也大,割下这么大一片皮肉,他有些担心自己能不能挺得过。人总得要回家啊!可不割没法回家。就算被割死,最多也就是没法回家。而如果割不死,自己就能活着回家!想到这里,李建堂从铺上爬了起来,他脱了衣服,朝着那呻吟声走过去。

  李建堂被几个人按在铺上,他的嘴里被塞进了一块木板。先割后背,再割前胸。拿刀的人先用镊子把李建堂背上刺着字的皮肤捏住,提起来,然后开始用刀片往下割可怕的呻吟声从李建堂咬着木板的嘴里传出来。每割一刀,他的身体就像被电击般地抽搐一下,几个人都按不牢;每割一刀,都伴随着一声困兽般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号李建堂的皮肤被一刀一刀地割了下来。割完后背,又割前胸。李建堂浑身是血,成了个血人

  不久,李建堂终于等到了离开战俘集中营的那一天,终于等到了回国的日子。交换战俘是在双方临时划定的一处停战线上。双方战俘进行交换的时刻到了,李建堂和战友们把自己身上穿的美式旧军服都脱光,然后迈着正步走向祖国。

本文链接:http://ascouriers.com/beifu/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