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北方战争 >

俾斯麦的铁血政策给普鲁士带来了哪些好处你们清楚吗?

归档日期:08-05       文本归类:北方战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815年,俾斯麦出生于申豪森庄园的容克贵族家庭。母亲家世代精通法律,族人多曾任职普鲁士宫廷或外交部。母亲因而希望俾斯麦先研习法律,然后进入外交界。

  在17岁时,俾斯麦前往久负盛名的哥廷根大学修读法律。桀骜不驯的俾斯麦对法学著作不太感兴趣,却喜欢读拜伦和司各特的文学作品。1835年,他前往柏林大学学习,并在这期间通过了法学考试的第一部分,取得了司法见习生的资格。

  俾斯麦继而在法律顾问冯?布劳希奇手下从事笔录工作。因为书写速度快而且字迹清晰,他深获信任。在4个月后,俾斯麦便调到了审理民事案件的市法院,具备了独立办案的资格。作为陪审员,他一开始所接手的却是离婚诉讼,这可让这位20岁的毛头小伙头疼不已。即使到了晚年,他依然记得对吵吵闹闹的夫妻进行劝解的情景。

  俾斯麦一向反对德意志民族运动。1848年革命后,民族运动领导人通过“保罗教堂”决议成立第一个“德意志国”,并邀请普鲁士国王担任皇帝。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四世跃跃欲试,却遭俾斯麦激烈反对而最终作罢。俾斯麦的理由很明确:作为保守派政治家,他反对民族运动中所蕴含的自由民主诉求;作为务实的外交家,他反对与此前一直联手民族运动的盟友、也是“德意志邦联”稳居老大座席的奥地利成为敌人。1862年,普鲁士发生宪法危机。自始以后,俾斯麦的政治生涯才出现了重大转机。

  在此期间,国王威廉四世精神失常,而新一届普鲁士议会中占多数的自由派否决了即位的威廉一世的军事预算。国王想起了俾斯麦,任命他为首相和外交大臣,俾斯麦于1862年9月22日就职,上任后在下议院发表了著名的“铁血演讲”,显示出了他的保守派立场和强硬风格――

  “普鲁士在德意志的地位,不取决于它的自由主义,而是取决于它的力量??重大问题不是通过演说和投票能解决的,而是要用铁和血!

  俾斯麦的立场显然得不到议会支持,要想解决实施“铁血政策”的财政问题只能绕过议会,为此就得与当时的“金融大鳄”罗斯柴尔德家族打交道,通过银行来筹款。罗斯柴尔德家族生意遍及各国,因此普鲁士不能与之走得太近,于是俾斯麦聘请了一位名叫布莱希罗德的犹太裔顾问来操作相关事宜,这位精明的顾问不仅通过多种手段筹集到了足够的资金,也替俾斯麦本人理财,无论是俾斯麦还是普鲁士,都从他的筹划中获益颇多。

  但同时俾斯麦在统一德意志的问题上也只有华山一条路,只能成不能败,否则无法向任何人交代――国王曾对俾斯麦说:“我很清楚结局,他们会在广场砍下你的头,然后再砍下我的头。”俾斯麦回应道:“既然迟早要死,为何死得不体面一些???死在绞架或战场上没有区别??必须抗争到底!”

  1863年,丹麦新国王领导下的议会作出一个重大决议:将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两个公国并入丹麦。这两个公国自1852年开始在名义上属于丹麦,当时的丹麦国王同时也是这两个公国的国王。丹麦老国王去世后,德意志邦联认为,这两个公国中德意志居民占大多数的荷尔斯泰因应该归属德意志。两个公国争端的出现,成为俾斯麦检验其“铁血政策”的良机,他的目标是利用有利时机吞并这两个公国。1864年1月16日,普鲁士联合奥地利向丹麦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丹麦在48小时之内废除合并两公国的决议。丹麦政府拒绝了。

  两天后,普丹战争爆发。丹麦以4万士兵对抗普奥6万联军,结果战败。普鲁士得到了石勒苏益格,奥地利则得到了荷尔斯泰因。其实只要看一下欧洲地图就会发现,普鲁士正处于荷尔斯泰因与奥地利之间,奥地利得到的是一块飞地。俾斯麦为下一步的普奥战争埋下了伏笔。

  1862年,俾斯麦被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任命为普鲁士首相,他主张用“铁”和“血”来实现德意志的统一,建立一个由普鲁士主宰的德意志帝国。在与丹麦的战争胜利后,俾斯麦马上开始策划对奥地利的战争,他认为只有通过一场战争,才能完成统一德意志的宏图大业。

  在发动与奥地利的战争之前,俾斯麦首先做好了许多外交上的努力:与意大利结成反奥联盟;稳定当时的欧洲霸主法国,使法国答应不加干涉;与俄国交好。在一切准备就绪后,俾斯麦向奥地利提出了要求: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两个公国由普鲁士亲王管理。

  奥地利自然不会答应。1866年6月,普奥战争在俾斯麦的策划下揭开了序幕。7月,在总参谋长毛奇将军的指挥下,普鲁士军团一举击溃了奥军。

  1866年普鲁士击败奥地利后举国欢腾,国会于焉追认了之前四年内政府的各项违法支出。与此同时,德意志民族主义情绪空前高涨,以至完全超出俾斯麦的预想而一举击败法国,不仅“北德意志邦联”绰绰有余,南德诸邦亦纷纷来归,德国出乎意料地完成了统一。而此时的俾斯麦则觉如临大敌,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法掌控当初有限利用、此时已变得难以驯服的民族主义。在后者看来,奥地利也好,法国也罢,终究是些纸老虎,德国理应在欧洲乃至世界上有更大的作为。

  1866年普奥战争期间,他提醒人们“民族主义”是一个大大的“骗局”。1867年,他宣称法国在普鲁士和南德之间的美因河沿线设防,“符合我们的需求和我们的利益”,但他又担心此举可能会助长“民族主义的潮流从中寻路穿过”。在此意义上,哈夫纳称俾斯麦与其说是“帝国的建立者”,不如说是“帝国的阻碍者”,因为他的终极目标是,阻止德国成为主宰欧洲的霸权。

  1889年3月,30岁的威廉二世继位。年轻气盛的新皇帝不能忍受俾斯麦的趾高气扬,一场权力之争就开演了。威廉二世派密探监视到夫里特利士鲁看望俾斯麦的人,以致许多胆怯的客人为躲开密探,只好在布肯下车,换乘无人监视的本地火车并步行一段路。凡寄给俾斯麦的公函,威廉二世都要到邮局亲自拆开审查。在1897年庆贺威廉一世百年冥寿时,二世向先皇的许多旧臣表示诚意,但却只字未提俾斯麦。

  这时的俾斯麦终于明白了,离开了皇权的支撑,他什么也不是;对皇权的制度约束是必不可少的。他在回忆录中写下了最后的忏悔和期盼:“我过去的尽职行为也许恰巧是造成德意志走向衰落、没有骨气的原因。现在我们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巩固帝国议会,使它不再退化。若是继续放任它的退化,前途不堪设想,危机即将到来。我赞成真正、普遍、独立的选举,赞成民主共和政体。也许上帝会赐给德意志新的光荣时代,但这个光荣时代必将以民主共和为根基。”

  晚年的俾斯麦经常徘徊于森林小道,酷爱森林,直言树林是他的祖先。在宦海沉浮一辈子的他此时大梦方醒:“森林里有自由的空气、温暖的阳光以及和煦的微风,那里就是我最后的休憩之所。”1898年7月30日,他最后的愿望实现了。

本文链接:http://ascouriers.com/beifangzhanzheng/300.html